你好,游客 登录 搜索网站地图
背景:
阅读新闻

【模联北大会议】北大模联会随想

[日期:2013-03-28] 来源:政教科  作者:高一4班 孔维实 [字体: ]

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尼日利亚代表孔维实正在撰写文件

          参加北大模联会,那些人,那些事,总让我难以忘怀。   

强大的“外交官”

        第二天的晚上,美国代表来找我们磋商的时候,负责外交的乌拉圭代表一连问了一堆反问句,而且都带着“是吧”。内容我记不太清楚了,大概是:“你看我们挺团结的事吧?你们现在处境也挺难的是吧?我们相互间都需要理解和让步是吧?反正不合作我们也没什么损失是吧?你们两个国家对我们影响也不大是吧?其实换位思考一下我们想干什么你也知道是吧?当然我们要是合作还是很有前景的是吧?所以你们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是吧?”我觉得,美国代表没跑能坐在那里,需要坚强的意志力。

          我想,我的外交能力需要提高,因为我希望像这位“外交官”学姐一样,不但能流利的表达自己的观点,而且能领会“外交”的真正实质做一位真正的“外交官”。

“学术帝”的魅力

        会议的第三天,我们已经进入了状态。工作文件出台以后,引领了会议的方向。美国和加拿大两位“老大哥”甚至把我拉到一边跟我谈条件。欧盟的几个大国也是拉着我直接问我有什么要求他们全部满足。

          当然,这一切都得归功于我们集团的“学术帝”泰国代表。这份工作文件代表着中国中学生的学术水平,让我和居增自愧不如、望尘莫及。我一直认为学术是模联的基础,锻炼领袖才能才是模联的核心内容,所以我忽略了不断提高自身学术能力。而这次参会,让我了解到提高自身的学术能力不容忽视。

痛苦“DR”夜

          第三天的晚上,我们受尽煎熬,每人每天睡眠都不足四小时,可我们每一个人都坚持着分析、坚持着拉人、坚持着通宵写决议草案。我们心中渴望着铸就属于我们共同的一次成功。会后,利比里亚的代表,来自太原的一位女生LJ给我们发了这样的一条短信(节选):

          “致非盟尼日利亚、孙居增、孔维实,congratulations!第一次参会拿OD真的很出色。孔维实,那激情富有感染力的发言让我印象深刻;孙居增,高二的你总说自己没经验,却通宵DR,付出了那么多得奖理所应当。离开的时候我哭了,我现在心里充满满足,因为模联因为非盟才能有通宵DR(即决议草案,作者注),磋商半夜的会议。It is enough.舍不得离开,舍不得你们。”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现在我想,这份坚持或者说坚守,配合或者说合作,也许就是一种模联的精神,就是一种模联带给我们的精髓。无论如何,如果几年甚至几十年后再回想这段往事,我一定还是会为之动容,为之感动。

 

 孔维实在发言

 “模联能力”思考

     在机场侯机间歇,我和居增总结了参加模联会议应该具备的能力:

      首先是演讲。

      演讲是我们这次会议的突破口。每个会期的主席第一次听了发言之后,都会关注我们,以后举牌我们被叫到的几率就大一些。几个会期下来,所有的主席都对我们印象深刻,这样我们就占据了发言时间优势。演讲是我们擅长的,同时空间优势自然也就占据了。所以,在演讲上我们还是占了不少的便宜。

      其次是谈判。

      我和居增都很羡慕那位乌拉圭学姐LJ,这种能力还是很实用的。

      第三是自由磋商的交流能力。

      这方面其实居增做的不错,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嗓子的缘故还是其它原因,性价比太低。

        第四是写文件的能力。

        我不擅长写文件,这次会议让我意识到写文件是一个很重要的能力。举个例子,我们联盟的学术帝泰国代表,他主笔的一份工作文件下发后,美国和加拿大的代表马上就来找我私聊,好不容易把他们打发走了,欧盟的代表又都来围着我。虽然那个时候很忙,但心里挺高兴,不得不说,写文件也是一种打破僵局的重要能力。

        前面四点可能是一些比较基础的,可以有方向性的较快提高的能力,但是后面的三种,包括气质在内,其实在我看来是需要日积月累积淀而成的。

      第五点是要有眼光,能准确分析和快速判断的能力。

      我认为,我的分析判断能力,不错。

      我们刚形成国家集团的时候,我就预测了各种情况下我们这个集团的得奖数量,事实证明我预测的分毫不差。

        在闭幕式的时候我说这届组委里我挺喜欢一个学术总监,然后闭幕式快结束的时候宣布下一届秘书长,真的就是那个人。

        第六点是大局观。

      其实大局观这个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,但是凡事从大局着眼,拥有全局意识,在我看来是十分重要的。

      第七点是大局掌控能力。

      说到大局掌控能力这一点,我觉得我们做得也挺好的。好像是第二天开会的时候吧,居增在酒店里半是“气急败坏”半是惋惜的说,“如果学术准备做得更充分,我们完全可以成为这个集团的leader。”

      然后我阴阳怪气加坏笑的问了他一句,“那你觉得这个集团的leader是谁呢?”

      这个时候可能居增基本就明白我的意思了。然后我们挺简单挺默契的交流了一下,他就明白我的意思了。我是觉得,模联中一直强调应该锻炼一种做leader的能力,但是这种leader在我看来并不一定是传统中的,你说一句话,然后大家都听你的,或者大家都得从你给出的固定方向上集思广益。我一直觉得,只要别的国家集团的人觉得你是leader,然后我们说的话在集团内部也很有分量,这就ok了。

        举个例子,美国加拿大更多的是找我们,欧盟如果想找非盟这个国家集团,首先想到的也是尼日利亚。我觉得这就够了,难道这不能算作一种模联leader的新思路吗?至少我觉得就这次会议而言,也许这种可以叫大胆的尝试肯定是成功了。

        在北大会,我觉得也许可以说前四点是你冲击得奖的资本,而后面三点,是冲击OD和BD的资本。这一阵总感觉,海中很多学生社团的leaders觉得积极是做好一个社团leader的第一要义,但是我倒是觉得,后面这三点才是最重要的,也许这就是价值观的不同吧。恰好这几天很荣幸地见到了海中模联的上一任秘书长王曼曲,她在这点上倒是和我挺一致的。难道,这也是模联带给我的一种提升?

难忘北大会

      感谢北大会的代表们。尤其是我们始终的坚定盟友,利比里亚的LJ,乌拉圭的LJ,巴基斯坦的KLC……我们共同努力铸就了一个强大的联盟。

        感谢北大会。北大会,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。一次北大之行,让我看到了,什么才是中国中学生的顶尖水平;让我看到了,我身上的弱点;让我看到了,我努力的方向。

         难忘北大会的代表,难忘北大,难忘北大会。




请用手机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中官方微信平台:
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lanzhijun | 阅读:
相关新闻